【一剑轩辕】拓珂之静水流年相思结

新闻频道 2020-01-1370未知admin

  这对CP我爱了六年,心心念念了六年,现在,我来吧里写文,活跃一下,至我爱了六年的拓珂

  褪去一身魔装,还是那一袭红衣,这样的她不禁又多了几分美艳,感觉腹部有些异样,宁珂抚了抚自己的肚子,随后扶着肚子一步步山下,大兴的街道依旧那么繁华热闹,在哪来来往往的人流中,宁珂显得如此渺小。她在一摊卖馄饨的摊子前停了下来,还记得,他和她第一次来着的时候,她才不过十岁,现如今早已物是人非;目光转向自己平坦的腹部,她知道,里面,有着混合她和他骨血的小生命在慢慢成长~~

  宁珂就这么在街道上逛着,累了就找个茶馆坐下来休息一下,直到月色慢慢整个大兴城。

  回冰心阁之前,宁珂到芝延堂买了服药。进门之前,宁珂在门口停住了一下,特地换了副表情,那张脸又变回了昔日的冰冷。

  看到结界里的小雪,宁珂感到一丝丝心痛,书香跟她汇报计划时,宁珂怎么都想不到孩子会在这时候闹腾,宁珂眼神闪过一丝错愕,在这个时候,孩子的事情绝不能让书香洞悉,简单解释一句过后,见书香还是想要继续问下去,宁珂有些:“不用你管,你只要把神器的事情管好就行!”

  魔障破裂,被困在魔障中的小雪终于接触到地面了,深吸一口气兰花的馨香便灌入她的鼻息,看着慢慢消融的魔障,小雪感到些许的奇怪:“为什么宁珂的魔全都消失了?”但当务之急不能想那么多,先离开要紧。心里想着,小雪加快脚步正要离开,刚走到门口,小雪先是愣住,然后连忙往后退,她看见了宁珂。

  “怎么,刚把你放出来就想逃了?你要知道,你出得了这个间,可不一定出得了这座冰心阁……”宁珂手一扬,小雪再次被魔障包围,困在一个魔球之中。

  宁珂一句也没有解释,自顾自地走着,魔球带着小雪跟在宁珂身后来到冰心阁的密室。

  宁珂冷笑着,按动石壁上的机关,密室出现一张冰床,躺着的正是陈辅!

  “陈道长!”小雪扑到冰床前,试图陈辅。“宁珂,你到底对陈道长做了什么?”

  宁珂还是什么都没说,她将小雪拨开,在陈辅口中塞了一粒用刚刚买来的药材的丹药:“要不要救他就看你的意思了。”

  宁珂答非所问:“我永远都不会是他的敌人,就算是,我从一开始就输了。”说着,宁珂又变出一个光球,光球将陈辅与小雪包围起来:“这个光球会把你们带到天外村,要救他,就用你的再生之力。”

  偌大的将军府依旧是那样安静,将军府的下人们最是轻松,只要把该做的事情做了,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休息。宁珂到将军府门口的时候,门正要关门,她走了进去,她知道,他受了伤,他一定在间里!

  宇文拓的门并未关上,宁珂进去时,他正在纱帐后的床上调息疗伤,对他,她根本做不到狠心,顷刻之间,她的眼里只有温柔,对他一人的温柔……

  纱帐后的他怎会不知道她的到来,的相知相伴,他熟悉她的香味,熟悉她的脚步,只是,他知道她不会对他下手,不会成为他的,他还没想好怎么去面对她,一个骗了自己,而又被自己爱到骨子里的女人。

  睁开双眼,又对上那双尽是温柔的双眼,他刚想起身就被他:“别乱动,你的剑气刚刚出来,要是动了真气,会的。”

  他在心里暗暗底心疼她,明明自己和另一个女人合伙将她,她本应该恨他入骨:珂,你为什么那么傻?我毕竟将你亲手过,你为什么还是这么关心我?

  可他清楚,他明白,他不能心软,人魔两界日后定会兵戎相见,他希望她恨他,哪怕是一辈子。

  “能从天外村毫发无伤地出来,到底还是我小看了你,说吧,你是打出来的还是溜出来的?”语气冰冷的连他自己都不相信,他居然会对她说出如此冰冷的话,这是第二次~~

  “你现在,你竟还敢找到我这,胆子不小,也对,我手上的神器是你最想拿到的不是吗?”

  她被他的冷言冷语伤的:“我们,真的只剩下这些,真的没有可能吗?”

  就一个字,将她生生踩在泥泞之中,她的心又死了一次。宁珂苦笑一声,眼泪就这么不受控制地划过她的脸庞:“原来,做梦的那个人一直都是我……”她背过身,想要离开这个让她伤心欲绝的地方。

  宇文拓本想着宁珂会,她却没有,他愣住,回过神来却看到宁珂一手捂着胸口,一手捂着肚子,她的脸变的惨白憔悴。

  宁珂后退一步:“别过来,别碰我!”泪水一道一道的划过,刻骨铭心:“我的梦早就该醒了对吗?”她退下她戴了七年的戒指,狠狠向地上砸去:“你我从此形同陌!”说罢,宁珂不带一丝留念地转身离开,

  宁珂一手捂着胸口,一手捂着肚子,犹如行尸走肉般走在将军府的长廊上,耳边萦绕的是他那不带一丝温度的‘对’,脑子里重复的是他向她攻来的画面。她的胸口很疼,但相比之下,她的心更痛:“独孤宁珂,你真傻,你的梦早就碎了!”

  除了自己,最能感受到母亲情绪的,往往是肚子里的孩子,更何况宁珂肚子里的小生命是脱离三界的新生命,有着三界的威力,他本就不凡。

  小家伙似乎是感受到宁珂的情绪,在母亲的肚子里手舞足蹈着彰显着自己的存在,希望可以逗母亲开心,引来的,却是宁珂腹部的一阵疼痛。

  宁珂想笑,右手抚着自己平坦的小腹,至少,她还有一个孩子不是吗?一个结合着自己和自己最爱的男人血脉的孩子,胎儿动得越发厉害,宁珂被这腹痛逼得一阵冷汗,她捂紧肚子,仿佛孩子能听到般,温柔地说着:“孩子,乖,娘亲只有你了,静下来好吗?娘亲真的好累啊……”宁珂着腹痛又走了几步,终是不住腹部的疼痛昏倒在地。

  “好了好了,听雨,你就知足吧,咱们可是比府里的丫鬟好多了,虽说这宇文将军对人冷冰冰,但是他从不动不动就打下人,也不月钱,而且咱们只要做完活就可以休息,饭要吃多少吃多少,够幸运了!”

  “落雪姐姐,那怎么躺着个人?”听雨看到了昏倒在长廊上的宁珂。“咱们赶紧过去看看!”

  看到听雨在那犹犹豫豫,落雪一下看穿了她的心思:“算了算了,我去吧!郡主可是宇文将军最重视的人,要是出了差错,我们可是吃罪不起!”说着,落雪跑向宇文拓的间。

  间中,宇文拓正想着宁珂临走前的那句话,宁珂为什么说,他重视的都在天外村,难道……

  初冬的长廊上,晚风冷得有些刺骨,听雨哆嗦着身子,守在宁珂身边,宁珂的手有些冰凉,听雨只好呵着气为宁珂搓着手。

  听到身后传来的急切的脚步声,听雨回头一看,立马站了起来:“宇……宇文将军……”

  前将她抱起,看了一眼没回过神来的听雨:“愣着做什么?去端盆热水送到我的间!”

  厚重的门被他一家踹开,他抱着她,将她轻轻放在床榻上,扯过一旁的锦被为她盖好。他在床边坐了下来,粗糙温暖的大手抚过她水嫩美艳的脸颊,她的脸真的好冰。他抓起她的手想要为她呵气取暖,谁曾想,刚握住她的手,如丝絮般闯入他的脑海当中。

  那是一片暗红的混沌,混沌,一个纯白的婴儿蜷曲着身子,嘴唇还带着一丝微笑,正静静酣睡着。

  他掀开被子,定眼一看,这才发现宁珂的腹部有些异样,她的腹部凸起了一个优美的小弧度,小小的一个弧度,如果不细心看,真的很难让人察觉。

  昆仑镜浮在宁珂腹部上方,显示出宁珂腹中的景象,还是那一番景象:一片血色混沌中,一个纯白洁净的婴儿蜷缩着身子,嘴角勾勒着一个好看的弧度,微笑着。不过,小家伙像是感受到有人在盯着他看,没过多久就挥舞着小手臂在母亲的肚子里不满地打滚,与此同时,昏迷当中的宁珂皱起了眉头,那是胎儿的胎动带来的疼痛。

  宇文拓情不自禁地伸出手,前所未有地温柔抚平宁珂皱起的眉头,这个女人,她爱了,他不明白,她骗了自己,自己却还在为她心动,为她心痛,还是那么地在乎她,他突然笑了笑:“珂,这可不可以是我们两继续的借口?我们居然有了孩子。”

  他又想起了宁珂刚刚说的话,她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?宇文拓握住她的手:“在让我看看你的记忆,认清你,好吗?”说着,大脑生成灵识,探入宁珂的大脑,他开始浏览她的记忆,经历她的人生。

  那个小女孩一身黑色魔装,眼光里还带着童真和无邪,着看向结界里撕咬的两只魔兽,着闻着味,毕着双眼任鲜血溅到她的脸上,着将鲜血喝下,着,逼着变得,眼光渐渐变得犀利、冰冷。

  转眼间,那个身着魔装的小女孩长大了,变得妖艳媚惑,眼光中再也没有原先的童真和无邪,她不带一丝犹豫,,决定别人的生命只是因为自己的情绪,手辣,不眨眼。

  后来,魔君派她到隐藏,她天真的以为她可以摆脱这的人生,摆脱这的味道,她魔君,让他清除了自己的记忆,从新,。

  来到的第一天,宁珂好奇地打量着这个,因为她出生前就有了郡主的身份,身边从不缺乏阿谀奉承的人,可她却保持着原有的童真和。

  七岁的那年,她遇见了他,将自己的交付给了他,十六岁的那年,他和她确立了关系,她变得更加温柔体贴,有时又一副小女人的样子,需要他的拥抱,他的陪伴……

  她十八岁生辰的那天,她恢复了她在魔界的一忆,他来找她,她第一次将他拒之门外,她缩在墙角,环抱住自己,无助地哭着,也就是在那一天,她迷上了酒的味道。

  是夜,他担心她,便神火分身进去她卧,她看见他,将所有的害怕.担心都化成了坚定,她吻着他,想要他的怀抱,温度,他的一切,这一夜,他们跨过了男女之间最后的界限,她真正成为了他的女人,她将自己的一生困在了一个小小的指环里,输了个彻底。后来,她才明白,从她看见他的第一天起,她注定不会成为他的敌人,就算是,她从一开始就输了,一败涂地。

  宁珂平生第一次如此疲累,睡意正浓时,樱桃小嘴不知不觉地呢喃着,宇文拓也当她醉了酒,说的不过是胡话罢了,看着怀里沉睡的小女人,宇文拓搂她的力道又多了几分。

  那次以后,宁珂彻彻底底地变了,她眼中的纯真慢慢消失殆尽,她变得妖艳魅惑,她常常用自己郡主的身份帮他,用自己的大脑为他出谋划策,用自己的身体为他带来身体上的畅快,她一直站在他身后默默地为他付出~~

  当他变成剑痴之后,他忘记了她,却一直记着她的味道,他爱上了于小雪,她看着水晶球一个人在水晶球面前生着闷气,魔君要杀他,她拼尽全力保住了他,她知道自己可能被,却义无反顾地把他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,可笑她用自己的身体为他母亲承受魔火的,他却还是怀疑她,怀疑她对他母后做了什么~~付出的是她,承受痛苦的还是她~~只因为她爱上了他。

  宁珂醒来时,宇文拓已经不在间里了,看着空荡荡的间,宁珂不免,他们真的再也没有可能了?她掀开被子,坐在床边穿好鞋子,她想离开这个地方,带着孩子生活在没有这些事情纷纷扰扰的地方,她又一次环顾整个间,这个间有她铭记一生的东西,但也是这个地方让她的心四分五裂。

  那一刻,宁珂的心就像是被冰雪覆盖,温度一瞬间降低到最低点,她使尽全力发出一声冷笑,原来,不管自己做什么,不管自己为宇文拓付出多少,在他眼里,只要她是魔,就不值得信任。

  眼角,一滴热泪溢出眼眶,宁珂目光空洞,她如同行尸走肉般在将军府漫无目的地走着,每走一段,宁珂都不忘抬头看看头顶的那前天,只是不管她走到哪,那层结界都不曾消失。

原文标题:【一剑轩辕】拓珂之静水流年相思结 网址:http://www.eduoduo.net/xinwenpindao/2020/0113/56263.html

Copyright © 2010-2020 易多多网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